莫黦

坑多爬不出,腐海悠遊。
喜歡圖畫與文字的小繪手也會寫些短文。
排球坑/三館組
全職/葉喬

不定時發發短文或是圖畫作品。

冷cp症狀注意。

《黑月》附近咖啡廳的馬卡龍-上

※上篇無對題。
※黑月兔赤同居設定。
※黑月主/微兔赤。
※521快樂。

*---------------------------------
  炎炎夏日,宿舍中的黑尾一臉凝重地坐在木製地板上,眼睛緊盯著兩本雜誌上的草莓蛋糕,如此詭異的行徑讓抱著洗好的衣服路過的木兔疑惑地盯著看。

  自從大學四人一起合租宿舍後就看過黑尾不少的怪異行徑,與黑尾同房的月島還曾說過黑尾的睡姿詭異的令人想笑,害他忍不住都想要晚上跑去偷看,可惜赤葦阻止自己這麼做。

  「黑尾你在做什麼呀?」湊近看著兩本雜事上都在介紹著東京內非常有名的咖啡廳所賣的草莓蛋糕,但是在注意看看地址,雖然同樣在東京但還是有些距離。

  「唉呀笨蛋貓頭鷹你不懂!ツッキー最近在趕期中報告身為模範男友的我當然要好好為可愛的ツッキー準備好甜點為他保持體力加油囉!」邊說著邊滑著最近剛買的智慧型手機一手還翻著地上的雜誌。

  看著黑尾一邊哼著甚麼不知名的曲調,木兔只好抱著衣服回到房間裡玩排球。

  —雖然赤葦是禁止在房內玩排球的。

  窩在客廳地板上打滾的黑尾一邊想著要買哪一家的蛋糕才會讓月島開心,也沒發現負責採買材料的月島與赤葦已經默默地看著黑尾在地上滾了好幾分。

  萌黃的髮絲上沾染著夏日所染出的汗水,月島彎著腰盯著在地上翻滾許久的黑貓,直到兩人雙眼對視時月島才用著鄙視的眼光看著黑尾。

  顧不得還躺在地上,黑尾下意識的將雜誌全掃到身後,隨後嘿嘿地笑著裝作沒事的樣子。

  「黑尾さん不要笑成這樣好嗎?在客廳看那種書不大好吧?啊雖然在房內也不會比較好。」用著鄙視與嘲諷的笑容,月島推了推眼鏡看著眼前絲毫不害躁的戀人並轉身回房換衣服,一身濕黏黏的真是令人不舒服。

  聽見月島如此說道,黑尾疑惑地翻起身,印入眼中的是一個穿著火辣的金髮模特兒擺著撩人的姿勢,火紅色的內衣被水沾濕,如此色情的樣子。
  
  看到這的黑尾已經一臉鐵青的追著月島衝進房,一開門看到的卻是月島光潔雪白的背部與美好的腰部曲線,隨後迎來黑尾的是一隻大型的綠色恐龍布偶把黑尾砸出了房門。

  隨後走到對面房間的赤葦只是用著關愛的眼神把倒在地板上的恐龍娃娃撿起後再度開門把娃娃還給月島。

  「嗚嗚!為何赤葦開門都沒事為何黑尾さん我開門卻是如此熱情地對待!ツッキー!」見狀,黑尾摸著鼻子爬起身控訴。

  而下一秒開門進入房內的赤葦卻被一顆藍白相間的排球砸了滿臉,木兔一臉完蛋的掉下床有些狼狽地拉著赤葦掩起臉的手試圖看看對方有沒有事。

  「赤葦沒事吧!」左看看右看看除了額頭與鼻子有些紅腫外或許是沒什麼事情!
  而赤葦只是面無表情地對著木兔笑了笑,冰冷的氣氛令木兔往房間內衝,赤葦卻也只是笑笑地跟了進去連著帶上了門。

  不久後是一句木兔的哀嚎與哭著求饒,但或許已經來不及了呢?

  而換穿好衣服的月島慵懶地靠在門框旁解釋,「因為黑尾さん會精蟲上腦,大白天的這樣不大好,尤其是在看完那種書以後。」

  「不!!!ツッキー聽我解釋呀呀呀—!」
  今日第二起哀號響透宿舍。

  在那之後過了兩週,月島依舊繁忙著課業而黑尾也是一直找著好吃的蛋糕店,但是一個平常不怎麼吃甜食的人黑尾對於自己的舌頭非常的不信任。

  只好找來平時愛吃蘋果派的竹馬研磨為自己測試看看,而研磨只是皺皺眉頭看著攤滿地的草莓蛋糕搖了搖頭。

  「阿黑,我只愛吃蘋果派,你為何不找月島來試呢?」抓了抓頭上有些退色的髮絲,一臉為難地看著眼前的草莓山。

  「就是想找你測試哪個最好吃呀!要給ツッキー吃最好吃的!」

  看著黑尾一臉閃亮亮的看著自己,為此還把自己邀來宿舍中,真不知道月島回來後會不會誤會呀……。

  *

  隔了十幾分後,月島揹著筆記本拿著滿手原文課本眼神疲憊地看著坐在地上的兩人,看著還不少的草莓蛋糕攤在了研磨面前,心中一股不滿與疲憊感緩緩升起。
  甚麼嗎…,原來自己在與課業奮鬥時黑尾さん是如此悠閒,還買了不少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給研磨吃呢…,也對,兩人本來就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嗎…,自己只是宮城縣來的局外人呢?

  越想越鼻酸,月島只好免強撐起笑容說聲自己回來了後轉身裝作忘記拿東西後再度離開了宿舍。

*───────────────────────────

    這裡先發上篇XD
    也感謝提供題目的黑研推友人(心情複雜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XD(你#

评论(11)
热度(33)

© 莫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