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黦

坑多爬不出,腐海悠遊。
喜歡圖畫與文字的小繪手也會寫些短文。
排球坑/三館組
全職/葉喬

不定時發發短文或是圖畫作品。

冷cp症狀注意。

《黑月/陪伴》

*HQ!!/排球少年同人創作
*黑月戀人設定
*遠距離(?)戀愛
*OOC有
*標題不實(對不起實在想不到標題TOT
*排版有些亂掉...。


「喂,這裡是……」「ツッキー!!!鐵朗さん好想你呀!!」
    一接起電話連招呼都還沒說完,黑尾便對著手機大吼大叫已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可惜月島只是默默把手機放下拿起小說打算等雜音小聲點後再放回耳邊。

    「喂!喂喂?ツッキー?」
直到手機那頭傳來某隻黑貓有些失落的叫喚聲月島才將小說放回的桌上拿起手機放回耳邊表示自己還在。

「ツッキー!我想回家我不要待在京都我不要實習。」「請別說出不可能的要求呀……。」



    自從月島高中畢業後意外地考上了東京的大學,雖然影山和日向與是笑嘻嘻地看向了拿著榜單的月島,一旁還有滿面崇拜星星眼的山口讓月島無言以對。

    習慣性地開啟了通訊軟體通知自己上榜的消息給了曾經一同在第三體育館練習的前輩們,不過幾分鐘就發現私窗某隻黑貓正狂敲著自己。

    雖說是遠距離的戀愛,但月島就是秉持著個人的生活步調,有時忘記第一個通知黑尾消息也是難免,但看著不斷刷新的貼圖與哀號中夾雜著「一起住呀呀呀呀—」「ツッキー!」「鐵朗さん好開心呀—」還有不少的語音訊息不斷刷著版面,這人是有多激動呢?
    現在又是什麼表情面對著呢?彆扭的回覆了個若有似無的答覆,直到自己去東京報到後繞到了對方的住處,看見了大貓與貓頭鷹們直撲上來的場景連帶著自己被撲倒在地,這時自己就明白了自己是離不開他們的,不管是從經打球的時光抑或是在通訊軟體上的吵吵鬧鬧都不如一同生活來的真實。

    就這樣,月島正式搬進了黑尾所租的房中,直到黑尾大三必須跟著教授出門實習三個月時哭哭鬧鬧死不肯離開月島。

    就成了現在這樣的狀態,平時用訊息聊天著,晚上通話時就聽著大貓說著今天的實習點滴與不害羞的情話,三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於時常膩在一起住在一塊的月島總是感到有些不習慣。

    一周前每天下課後總是可以在教室外看見那像是剛睡醒一般的髮型輕手輕腳的在教室外亂晃時不時掛在窗外看著自己,教授總會無奈地請月島把自家的大貓帶走或是乾脆的要他進來一起上課,再不然就是威脅著如果再繼續鬼鬼祟祟要他多交出一篇論文時那隻黑貓就會乖乖地躲起來。

    而現在上課總是會不自覺地抬頭望向窗外的習慣總是無法戒掉,看不見那黑色的身影,也只是一周卻思念如此大呀,接下來的兩個月該如何度過呢?

    走在暈黃的燈光下,剛下課的月島沒什麼食慾,但黑尾總是要他將晚餐照發給他才會安心,不然就是一連串的叨唸,看著飄著些許烏雲的天空。

    「一個人的晚餐時間……好無趣呢?」自言自語地向街角一看,繽紛的燈光與住宅區之間明明只是差了幾步卻是不同的寧靜。

    不知道在京都的他好不好呢?或許又是抓著自己的一頭亂髮死死瞪著報告書與電腦的樣子,黑尾曾說過,最難面對的不是球網對面的對手,而是掌握自己生死的教授與這些無止盡的論文與小組報告。
    
    唉呀?平時好好一步一步來不就好了嗎?月島總是這樣回著他,而黑尾卻只是扁扁嘴蹭著月島的肩窩一面說著不想讓報告佔據與自己相處的時間。
    
    一面的胡思亂想一面的慢慢走向家中,晚餐還沒有著落,黑尾さん離開後已經一周了,家中的伙食也消失得差不多了,看來要好好思考是要繞去超市還是……,摁?

    月島回頭看了看,摁?街道中除了自己別無他人,卻有著細小的聲響……
伸手抹了把臉,看來自己是想的太多……

    直到軟軟毛毛的觸感貼上自己穿著七分褲的腳踝前月島都是這麼想的,低 頭一看,是隻毛有些雜亂的黑貓,左眼部分的毛色比起身上的其他部分更墨色碧綠的雙眼透徹清晰彷彿能看穿一切,從未見過的小貓卻如此親近人也是難得的。

    看著小黑貓不斷的蹭著自己的腳踝,月島笑了笑,伸手抱起不大重的小貓走往警局。


  本以為是走失的小貓去警局卻發現可能是被遺棄的身上有些髒兮兮,月島看了看還是有些於心不忍,終究還是到著小貓一同回到了家中,還順路去了趟寵物店,雖然是兩人共同的家,但月島相信黑尾一定也會喜歡這位新成員的。


    回到家,月島為小貓洗淨身體再將濕淋淋的牠抱出浴室,正打算拿起毛巾為小黑貓擦拭身子時接到了遲遲未等到月島發飲食照的黑尾。
  月島將手機開成擴音,清晰地聽見了黑尾的聲音。
    「喂?黑尾さん?」
  「ツッキー!今天你沒吃晚餐嘛!?鐵朗さん我坐立難安呀!月月在鐵朗さん我不再時還是要好好注重飲食營養天天要五蔬果甜食少吃……」
一連串劈哩啪啦的關心讓月島揉了揉額際,這人總是把自己擺第一,明明黑尾さん自己也常常忘記吃東西呀!


  「黑尾さん……,我只是忙了一下忘記吃呀不要太擔心呀…等等等等,不要舔!身上還濕濕的不要蹭我呀!」
一面擦拭著小貓一面忙碌的講話,月島有些手忙腳亂的看著小貓溼答答的腳在沙發上踏呀踏地留下淡淡的貓掌印。

  「ツッキー!?你那邊怎麼了!?遇上變態嘛!?鐵朗さん我立刻就回去!快把他轟出家門!不怕!」只聽見對方的語氣慌張,月島正要解釋時只見手機已結束通話之後怎麼打也沒接通。

  唉呀?只是隻小貓居然讓另一隻大貓如此慌張,等等該怎麼解釋呢?
月島無奈地想著,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快快把小貓用乾吧?感冒就不好了。

  直到幾個小時後看見了匆匆趕回來的黑尾,月島也只是笑笑的給了他一個擁抱和歡迎回來,順道抓著小黑貓放到了對方臉上,隨後解釋才明瞭一切都是場誤會。
  月島看著一貓一人大小瞪眼,小黑貓還有想要一巴掌抓向黑尾時才覺得這兩位還真相似。

  看來之後的日子會有很有趣呢?
      月島富有興趣的淺淺笑著。

*完(?)

※只是想寫寫黑月與小貓的互動結果前面都一直自己吃糖...(跪

然後繪手雙修組寫文真的不熟練,還請多見諒,
只是腦洞多沒時間畫出來TOT
(雖然寫文也沒多快...分了好幾天寫(長達一個月)
如果有不合邏輯我會在逐一審稿修改的TOT
原本預計500結束還是噴到2000我也是醉了...。
結尾也寫得不是很好可是接下來繼續寫自己也想不出所以然...。倒是有一幕.../

直到兩貓好不容易坐下來休息時,月島淡淡地問了句,
「黑尾さん…那,請問…實習呢?」

「啊!?」一時腦衝就沒想這麼多…



我還是想表達月月很受小貓喜愛黑尾要跟小貓搶月月(這人
如果之後有機會還是想繼續寫這個時間線的黑月!當然要讓黑尾回家XD"

之後還會繼續完成自己筆記了一堆的腦洞,練練文筆這樣子(合掌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2016.04

评论(5)
热度(22)

© 莫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