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黦

坑多爬不出,腐海悠遊。
喜歡圖畫與文字的小繪手也會寫些短文。
排球坑/三館組
全職/葉喬

不定時發發短文或是圖畫作品。

冷cp症狀注意。

《雙狐》月下

第一次發文...,
開頭前容許小小廢話一下,
這是祝友人生日的小小禮物,許久未寫文有些文渣,
在此順道感謝幫我校稿的友人小賴,
希望在寒冷冬天此文能帶給你一絲溫暖會是我的榮幸,
最後祝福一聲,生日快樂,ㄇㄎ教主。

——————————————————————

*

回想起當時對於他的印象,小狐丸會用安靜兩字來形容吧。

同為眷屬,他、有著一雙銳利而魅惑的金色雙瞳。

 

總是一個人獨自杵在角落與小狐狸對視。

 

在吵鬧的宴會中,彷彿那兒,是屬於他的世界,隔著一道冰砌成的高牆。

 

臉上的黑色甲冑遮掩了所有他的情緒,眼下的紅妝襯著金色,看來有些孤單。

 

執起手,小狐丸走向孤坐一旁的鳴狐,小狐狸很安靜地悄悄離去。

 

或許是出陣後的疲憊,身穿戰袍的鳴狐直到被影子覆蓋才輕輕抬起頭,看著同為眷屬的小狐丸。

 

近日才回歸於本丸的小狐丸,鳴狐對於他的印象倒是不淺。

 

不說身邊常常有個美麗到極致的天下五劍〈三日月 宗近〉在身邊周旋戲弄著小狐丸,三条家每一位刀劍的個性都是如此鮮明。

總讓人難以淡忘,但,唯獨小狐丸的印象令他最為深刻。

 

長長的白髮與精壯的身材,低沉的嗓音,細小的動作都做到盡善盡美。

紅色的眼眸彷彿能看穿一切般,銳利、且精確。

 

與他出陣僅有一次,也是鳴狐最為安心的一次。


抬起頭,耳上的流蘇隨著動作微微地擺動。

 

眼前的大狐將大手伸向了自己,不明所以的鳴狐感到些許的膽怯,卻又像反射動作般,將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放到了對方的掌心上。

 

小狐丸笑了笑,偷趁著宴會吵雜之時握著對方的手,悄悄地走出了會場。

 

身穿藍白狩衣的三日月宗近,正與加州清光一同逗弄五虎退身旁的小老虎,眼角餘光瞄見似是私奔場景,暗自上揚了嘴角。

 

*  *  *

 

離開了人潮聚集的宴會會場,緣廊上顯得更加寧靜。

 

「……?」有些不解地,眼睫毛半掩金色眼眸望向小狐丸。

 

看著對方投射的目光,小狐丸像是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將視線轉向兩人相牽的手,有些尷尬地搔了搔後腦的長髮,卻毫無鬆手的意思。

 

只是看對方如此疲累,小狐丸才一時衝動下將人帶出會場,這下三日月不知道又會說什麼拐走別人家小狐狸之類的話來調侃他。

 

「那、那個,裡面有些吵雜,鳴狐你出陣累了不妨先去歇息?」小狐丸伸出手摸了摸鳴狐的頭。

 

像是有些不願意般,鳴狐輕輕地搖了搖頭,鬆開了對方的手坐在緣廊上。

小狐丸笑了笑,也不想勉強他,便單腳盤上腿坐在鳴狐身旁一同看著高掛在夜空的月。

 

灑落的黃色光像是有催眠作用似的,沒多久小狐丸感受到肩上傳來的重量,以及平穩的呼吸聲,解下了自身的外袍,輕輕地披在對方身上。

「祝你好夢。」

 

寧靜的夜晚,沒有其他人,在月光下,兩隻狐狸的影子彼此相依著。

這不就是種幸福嗎?



 


—完。

 

——————



*最後在此獻上一張自己所繪畫的貓化狐月,
希望觀賞愉快。
★是憑自己感覺所設計的貓咪所以不要太介意(艸

评论(4)
热度(24)

© 莫黦 | Powered by LOFTER